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成熟玫瑰的一夜放纵
成熟玫瑰的一夜放纵
总栏目 > 综合专区 > 熟女小说
成熟玫瑰的一夜放纵 「你是我的情人,象玫瑰花一样的女人,用你那火火的嘴唇,让我在午夜里无尽的消魂;你是我的爱人,象百合花一样的清纯,用你那淡淡的体温,抚平我心中那多情的伤痕……」刀郎的一曲《情人》唱出了男人对女人的双重期待。

  要如百合的温婉可人,也要有玫瑰的诱惑销魂。

  所谓风情万种,其实,是每个人的梦想,男人渴望邂逅,女人期待拥有。

  只是,平常人的小生活,大多也只是尽量使得这短短的一生平凡不平淡吧。

  就像再火辣性感的玫瑰,临窗听雨,也有安然羞涩的静坐,阳光下的清新百合,寂寞午夜,也渴望艳烈绽放……——题记入了秋,果然是早晚凉了,中午时分还觉闷热,傍晚时分,便有了薄薄的凉意。

  暮色很浓的时候,落落走出小区大门,穿过马路,沿着路边的青砖道,闲闲地边看边走了一段,出现在眼前的便是一个小小的篮球场,落落变站在篮球场的转角,等。

  咖啡色的高领薄毛衣,黑色A字吊带棉裙,黑色连裤袜,黑色高跟鞋。

  凉意甚浓,出门的时候,落落顺手取了件咖啡色的七分袖风衣,刚刚好。

  这是一场心血来潮的约会。

  这是个周末,落落照例收拾完屋子,站在阳台上看着夕阳染红的天边,发现,竟一下子有了这么多闲闲的没有安排的属于一个人的时间,孩子在乡下爷爷奶奶那疯了一个暑假,开学了心也一直未收,周五下课回来,一听休假回来的爸爸说要回老家看爷爷奶奶,立刻缠着要一起去了,心心念念的想着爷爷给他捉的灰兔子。

  整天围着琐碎忙碌,突然闲下来,对着一个安安静静清清爽爽的大房子,有一刻,寂寞像长了翅膀一样,从心底深处扑腾扑腾的往上翻飞,掠过心头,在一室清冷的空气里放大,滋生出无边无际的放纵的欲望。

  这一刻,特别想找一个人约会,刚好,有一个人,样子不够动心,彼此的生活也有些距离,但落落觉得,还适合。

  让落落略有印象的是他的两句话,一次聊天,落落问,如果你在街上遇到曾经在你床上的那个女人,你会怎么做?他说,真有过呢,就是点头微笑,无语,然后各走各的。

  另一次,是他要落落的电话,落落说,不了,我们应该用不着打电话的。

  他却留下了自己的电话,说,虽然聊天不多,但是,我觉得你真的不错,如果有了心情想见面,打给我。

  电话里,他说今晚有时间的,落落说,那好,你开好房间,给我信息,我直接过去。

  临出门的时候,他却打来电话,说:我来接你!于是,落落说了这个离小区有些距离的也容易辨认的篮球场。

  落落以为他是打车来接的,抬头间,意外得很,竟是一辆酷酷的摩托停在了脚边:上来吧!说话的自然是那张在电脑里看过的脸,依然不够动心,也,还好。

  对落落来说,最不能凑合的,应该是身高,所谓男人一高遮百丑。

  高大高大,大不大的轻易看不到,高是一眼就看清的,是否有满意的高度,非常影响落落的感觉。

  休闲的橘红色外套,牛仔裤,清瘦,175左右,是28岁的样子。

  落落看看自己的裙子,不知怎么上车。

  他似乎不以为意:跨坐,稳!还好,天色已晚,裙摆宽,且有风衣遮挡,不至走光。

  落落刚一坐定,他猛拉油门,落落一下子便贴到了他的后背。

  然后,感觉到一只手摸向了左腿,沿着膝盖隔着丝袜往上探入。

  落落下意识地伸手推开,并无恼怒,提醒道,小心骑车,这么急的!他的手听话地收回了,头却右转过来,亲在了落落的左脸颊,轻佻地朝落落吹口气,调笑道:害羞了呀?丝袜哦,这么性感!本来还有些不自然,被这一挑逗,落落突然有了一种不管不顾的放纵快意。

  于是,前倾身子,紧紧地贴在他的后背,双手环抱,从他外套的边缘探进去,从皮带里扯出里面的T恤,冰凉的双手一下子贴到他的肚皮,他条件反射的激灵了一下,落落恶作剧得逞的轻笑。

  左手依然放在肚皮上轻轻的捏着,评价道:嗯,没小肚腩,不错。

  右手退出来,隔着他的牛仔裤,触到了他的坚硬,落落右手轻轻的顺着坚挺来回摩挲,在他耳边轻笑:先验验货!拉开裤链,右手探入,只隔了薄薄的一层,能感觉到热热的温度。

  落落紧握着硬邦邦的家伙,慢慢向上,找到了它的柔软的顶端,用食指揉了揉。

  引得他又转过头来,凑嘴又想亲,落落偏过头,坐直身子:验货完毕,好好骑车!午夜玫瑰(2)雨丝开始密集,他也开始加速。

  贴在他的后背,手放在他外套兜里,不觉得凉,竟有了放肆驰骋的惬意。

  这个城市落落生活了多年,对于曲曲折折的巷道近路之类,还不是特别的熟悉,尤其是在摩托上转来转去之后,基本找不到方向了。

  到了一个酒店较多的地段,他慢慢减速,一家一家的经过,问落落,这里离你家近些,你看看哪家合适?落落很诧异,没有事先定好房间么?他的回答实在地出人意料,最近打牌输了不少,手紧,档次太高的好几百,环境不太好的又怕你不喜欢。

  女人的感受很细腻,这样的心血来潮的放纵需要男人安排好一切,做成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姿态,女人才可以迎合地继续剧情的发展。

  现在弄得跟谈恋爱的小男女似的,背着家人,去寻找合适的偷欢地儿,一家家的比较。

  情何以堪?落落的兴致低落了下来,坐在车后,四顾看看周围,有几家虽小,门面看起来还清爽舒适的,透明的手推门一眼看清前台的情形,简单直接,少了一些暧昧的遮掩意味。

  这样的空间里,落落觉得只要她走进去,肯定所有的目光都会转到她的身上,雨丝飘过发际,扫在脸上,更添了一股凄惶的无趣。

  他看出落落的不满意,说,再往前看看吧。

  落落淡淡笑了一下,试着轻松地建议,要不,各回各家呗。

  他嘿嘿一笑,那怎么行?走!猛拉了油门,加速转弯,朝另一个方向飞驰。

  落落问去哪,他只说那个地应该还可以。

  落落能辨出是去城市的另一头,大概是他比较熟悉的地段。

  骑了好久,终于停了,落落下车,是一家快捷连锁酒店。

  是,这样的,落落还能接受。

  关键是,他说,很安全,这个,最重要!他进去,落落在外面等,给他发了信息:你先去房间,告诉我房号。

  谁知,他却跑出来直接拉了落落往电梯走。

  落落无奈地低头跟在他身后,唉,这就是年轻的特权,无所顾忌,倒显得自己不够坦然。

  进了电梯,落落还是低着头,脸上有些发烧,他笑嘻嘻地抬起落落的下巴,说,怎么又害羞了?电梯里,只有两个人。

  他肆无忌惮地把落落带进怀里,另一只手探向了落落的屁股,用力抓捏了一把。

  他低头欲吻,落落正待推开,叮咚,电梯门开了,进来一个清洁人员,落落往外走,他一把拉住,没到呢。

  清洁人员拿着东西,落落不得不往里让让,跟他挤到了一块,他的手,伸到落落的腰侧,撩开敞开的风衣,探进去,更近地贴上了落落的屁股,轻轻的似有若无的隔着薄薄的衣物抚摸,落落不便动作明显地推开,只好伸手掐住他的手腕,使劲……午夜玫瑰(3)插卡,进门,落落跟在他的身后进了房间,未及看清房间的摆设,便被他一把拉过,一个站不稳,跌坐在床边,他顺势推倒,压上,吻,密密的吻,舌,钻了进来,落落有些抗拒。

  与他,只有放纵的欲望,不想吻得缠绵,不想有舌与舌的太过缱卷和亲密。

  落落用力推开他,唇和唇,隔了一些些可以喘息的距离,眼神相对,落落第一次细细地打量这张不够心动的脸,发现,原因在眼睛,落落喜欢阳光阳刚的男子,他眉眼细长,感觉不够刚毅。

  其实,还是很清秀的,胡子刚刚刮过的样子,鼻子挺挺的,很大。

  落落突然想起有人说过,鼻子大的男人,下面也是大的。

  想到刚刚在车上的验货,呵,果然呢。

  忍不住,落落咯咯坏笑了起来。

  他问,笑什么?落落笑笑未语,推他,你去洗洗。

  他拉落落一起去,落落说,出来前洗过了。

  暗夜的放纵,似乎,也,不需要共浴的浪漫温情。

  他起身,三两下脱光,光着屁股哼哼着进了卫生间。

  落落这才得以起身,脱下被压皱的风衣,抚平,连包一起,搭到窗边的沙发椅上。

  回到床边,踢了高跟鞋,开了电视,拿着遥控器随意调台。

  还没按完一轮,他已经冲好,裹着宾馆的白浴巾扑了上来,头发,滴着水。

  笑嘻嘻的轻佻样,宝贝,又害羞了?你看,衣服还没脱呢。

  低头欲吻,落落又偏偏头,唇,落在了颈边,细细摩挲,刚刮的胡茬微微的扎扎的触感。

  双手急不可耐地直探到裙摆,掀起,撩高,一路直奔高峰,揉,捏,抓握……似乎,仍不过瘾,一只手探到落落的身后,真是善解人衣呵,指头只轻轻一动,黑色的胸衣扣子便松开了。

  浑沦吞枣一股脑的胸衣打底毛衣吊带裙全被掀起脱了下来,仍在床的一边,连带掉落的,还有落落的四叶草的水晶发卡,和一只星形长长的耳坠,落落的长发也散了一枕,落落抬手捡起头边的发卡和耳坠,顺手摘了另一只耳坠,放到了床头柜上。

  落落在做这些的时候,他已经伏在胸前,含住了一粒,轻轻的吮吸,含糊地呢喃,哦,好大好软……一只手,捻起了另一粒,轻轻的捻动……落落最受不了的,便是这轻轻柔柔的碰触,欲望瞬间在身体里蔓延,由上至下,汇成泛滥的溪流。

  忍不住地,挺身迎合,紧紧贴住他的坚挺。

  他另一只手,顺势褪下了落落的连裤袜和黑色底裤,然后顺着落落的身体,由上至下,直到溪流处,停驻,惊叹,啊,泛滥成灾,这么湿了?落落媚眼如丝,轻笑,哪有?他挑衅地把那根手指伸到落落眼前,湿湿的亮亮的,有液体似滴非滴,喏,你看,小妖精,是不是?这一声小妖精激起了落落放浪的欲望,推开他,起身,跪坐,低下头去,张嘴,含住了他的坚挺,舌尖轻轻的舔舐,用手轻轻的逗弄,斜睨他,妖么?哪里妖了?他受不了地翻身,再次把落落压在身下,剑拔弩张的坚硬,探到温润的柔软,长驱直入……电视的声音很大,落落还是清晰地听到了身体和身体连接撞击特有的声音,越来越响,落落忘了调戏,忘了羞涩,似乎也忘了狂热,只剩下身体本能的迎合,和着本能的呻吟和喘息……虽然时间不短,但年轻的横冲直撞并未能找到送她直达最后顶点的命门,但是,落落已经很舒服很舒服了,不得不感叹,年轻的勇猛真是一剂猛药,唤起了她身体里沉睡的放浪和纵情,落落不禁想,如此酣畅淋漓的投入和快意,有多久不曾体会了?午夜玫瑰(4)落落拉过被子一角横搭在未着寸缕的身上,懒懒的侧倚在床头,看着电视,脑子里却没有任何画面停留。

  他很快从卫生间出来,重重地倒在床上,一声惊呼,好凉!落落闻声转过头,对上他不怀好意的细长的眼睛,他说,回头你改个网名,叫多水的女人!呵,他一屁股刚好坐在刚才染湿的一大片上,已经用干毛巾擦拭过,半湿的状态,自然是凉凉的。

  落落仰头轻笑,伸脚去蹭他的大腿,腿毛很多,落落一向不太喜欢毛毛的触感,幸好,他没有胸毛,于是转而朝上,落在他多毛的小腹下,多么?有这里的毛毛多么?他一手捉住落落的脚,另一只手去扯另一只脚,嬉笑着凑近分开的两腿中间,我来看看,哪里更多?说话间,他的一根指头竟自如地探到了溪流源头……落落性起,轻轻地推他的头,向下,往水深处……然而,他只是停留在水草的边缘,唇与舌,未再深入,只是用手指,探索,探索,再探索……落落不尽满足,于是,翻转身体,俯身趴下,头枕在交叠的胳膊上,抬抬屁股,对他说,来吧,从后面!他领命应声,伏在落落的背上,双臂撑在落落身体两侧,稍一使劲……落落满足地闭上眼睛,无声的叹息从唇边逸出,仿佛能看见那穿透的身体的胀满与盈然,意识已经模糊……他了悟道,原来你喜欢这样的!大概觉得这样的方式不好使劲,他双手搂过落落的腰腹一把拉起,落落变成了跪姿,双手撑床,屁股抬得更高,于是,进入得更深,更有力,更无碍,于是,落落的声音便更欢快……好有力哦你……哦……他也愈加兴奋,轻轻地拍打落落的屁股,停住,问,喜欢么……落落不依的摇摆身体,不嘛,还要……落落挑衅似地迎合,刺激了他更深的进攻,小妖精……小妖精……还要不……落落有些瘫软地无力,放下撑起的胳膊,再次俯卧,臀部依然高高翘起,依然不求饶地喊,最喜欢,好喜欢,要……还要……都给我……他跟着胡言乱语,好,都给你,都给你,小妖精……电视的声音,男人的喘息,女人的呻吟,吵杂混乱的房间里,情欲氤氲……落落终于敌不过年轻的英勇无畏,软软的趴在床上,脸埋在雪白的床单上,满身汗意,久久未动……抬起头来的时候,才发现,不知何时,本是对着床头的姿势,竟180度的换向,头挨床脚,长发零乱,顺着雪白的床裙,向下,垂落……午夜玫瑰(5)落落仰躺在床边,任长发散落,下垂,不知过了多久,视线里,出现他光溜溜的身体,靠近,靠近,靠近,站在床边,那原本羞答答低着头的小家伙,居然鼓足勇气似的,一点一点抬头,竟有些嚣张地,对着落落的脸,也有些贪婪地,意欲寻找落落的唇舌。

  只是,落落没有乖乖地配合,起身,拢拢散落的头发,光着脚,小跑着进了卫生间。

  顺手轻掩上门,他的话音从虚掩的门缝里传入,小心点,光脚滑。

  卫生间很小,花洒打开,动作稍大一点,水便会溅到洗手台上,镜子上罩了一层水汽,落落擦完身体,顺手拿毛巾拭了拭镜面,于是,她不经意地看到了一个那么熟悉又夹杂些许陌生的女人,粉面含春,眉眼间,竟是艳若桃花的风情,是刚刚的水温太热,还是纵情燃烧后的余火?落落轻抚热热的脸颊,虽还不至于落寞憔悴,却也已经渐染岁月的痕迹。

  年轻真好啊,你看,连番征战,因为年轻,他身体里的欲望仍那么快捷张扬的跳腾。

  落落裹上另一条摆放整齐的浴巾光着脚,一步一个湿脚印,走到床边,他靠在床头,摆弄着手机,拍拍身边的空地儿,过来,宝贝。

  落落轻轻地走过去,也靠着床头,坐下来,问,几点了?他看一眼时间,道,九点还差点呢。

  回复了一条信息后,他扔开手机,侧身看落落,手闲不住似的隔着浴巾又轻抚上落落的浑圆,叹口气说,朋友约今晚打牌呢,他妈的,最近运气太背了,连着输,差点快没开房钱了。

  落落斜睨他一眼,至于么?这样小标间也就百十块钱吧。

  他不好意思地解释,我知道应该是更好一点的地方才合适你。

  这不是刚好赶上手紧么?前一阵,有钱的时候,约你你又不肯见!落落轻笑,生活没有交集的两个人,只是一场心血来潮的放纵而已。

  说这些,多没劲!突然有种妓女与嫖客在就嫖资讨价还价的滑稽感觉,兴趣索然,推开他正往下探的手,意欲起身,说,不早了,我也该回去了。

  他拉住落落的一只胳膊,很惊讶,干吗呢这是,早着呢。

  落落挥挥胳膊,没能甩脱他的手,转头看他,有些刻薄地说,别担心,房费我给。

  于是,他发了狠地扯倒落落,落落一屁股跌坐在床上,横躺,仰面,黑发半遮,白色的浴巾也松松的散落了……落落正欲再起身,他已经不管不顾地整个身体压了上来,竟是69的姿态,落落被压得动弹不得,索性放弃了挣扎,只是伸手使劲地掐他的大腿。

  他粗鲁地分开落落的双腿,低下头去,慢慢的慢慢的,落落的神经开始往身体的某一点汇集,先是手指,轻轻柔柔,又有些力度,然后是唇,温温热热,又带着微微的刺扎,再来是舌,软软湿湿,绽放着绵延无尽的爱抚……落落不自觉地松了手,主动地回应他的给予。

  等待着沸腾时刻的到来。

  要的就是这样的简单快乐,不是么?然而,这,只是前奏。

  不知何时,他已起身,站在了床边,拉过落落的双腿,架上了双肩,真勇猛呵,一直加速的冲刺,带着些些修复自尊的狠劲,落落感觉到床垫的一点一点的移位……落落有些走神的叹息,勇猛是好,却也性急,于是,少了些从容,落落在刚刚轻柔的爱抚里刚积累起快要到顶点的愉悦,便被慌慌张张的破门而入惊跑了,好吧,从头再来,这是另一种饱满的欢愉,只关身体。

  他停下来,扯一扯床垫,落落顺势翻转身体,双脚着地,撑在床沿,在身体与身体的撞击里,对他诉说起自己的关于欢爱的幻想,仿若自己是那个情爱画面里的女子,穿着正经八百的工作套装,走近心上人的身边,他挑逗的一探手,裙内,竟是真空的诱惑,于是,女子双臂撑在他宽大的办公桌上,乖巧俯身,又妖冶地轻轻抬臀,伴着他给的韵律轻轻摇摆,迎合,间或,妖媚娇羞的扭头看身后忙碌推送的男人,舔一舔渴望的红唇,喃喃道,嗯……真舒服……宝贝……这样的旖旎想象,叫落落身体潮湿,狂野难耐,也让他越战越勇,越战越狠,抓住落落胸前的晃动,问,是这样么?这样么?这样么?一问,一使劲……午夜玫瑰(6)这是一场身体与身体的连续作战,几乎没有休息,这是落落不曾经历过的疯狂与炽热。

  双双躺倒在床上,落落有些倦累,有些无力,除此,还好。

  他也只是匀了匀气,很快恢复了。

  是以,当落落再次感叹年轻真好的时候,他倒也由衷地叹道,你也不错,我老婆一般只一次就受不了了。

  挠挠头,嘿嘿笑,为自己开脱似的解释,我总吃不饱似的……落落笑笑,原来当真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呢。

  人到中年,生活琐碎,激情渐淡,欢爱已经少之又少,聚少离多,日报早就不可能,即使在一起一段时间,也勉强周刊,往往维持半月谈,情绪低落杂事多的时候,月刊也不是稀奇事。

  只是,这些,落落并不愿对他多说,这只是一场寻欢而已。

  他大概没看出落落眉眼间的落寞,或者是把这落寞当做了对自己的不舍,出乎落落意料地,竟然建议,难得棋逢敌手,要不,咱们固定关系,方便了就见面?落落有些感动,伸手摸摸他的脸,没有应声,依然只是笑笑。

  落落记得,在激情澎湃的时分,他一直要求落落,喊我老公,快,喊老公,落落始终没有回应,身体最迷失的时候,能自然出心出口的也只能是一句没有太多意义的宝贝,他于是发狠似的猛攻,我要你忘不了我!忘不了我!忘不了我……他又问,宝贝,我是你的第几个男人?落落失笑,像欢爱中让喊老公一样,这个问题又是一个大俗套。

  男人为什么喜欢这样呢?落落笑嘻嘻地一点诚意也没有的回答,我说是婚外第一个,你信么?他也笑了,不信!落落不依地捶一下他的肩,真不给面子,你要说你是处男,我都说信的……他来劲了,光信不行,那你得给我开苞费的。

  又开始上下其手的乱摸,落落跳起身,笑着跑去冲洗,出来,围着床,一件一件找回散落的衣服,套上毛衣的时候,他又贴上来挑逗,落落推他去卫生间,去洗洗,不早了,该回家了。

  落落收拾妥当,想想他一再说钱紧,简单快乐,轻松才好。

  于是,拿了钱包,本想悄悄把钱放到他的衣服兜里,他却刚好也出来看到了,总关男人的自尊,自然是拒绝的,落落塞给他,玩笑的说,开苞费哦,有点少,或者,就当小费吧,你那么卖力的。

  他生气地轻敲落落的头,落落笑着躲,气氛倒也没那么尴尬。

  落落本欲先走,他却坚持,太晚了,我送你回去。

  出来的时候,雨已经停了,雨后的夜,稍有清冷,却更清新。

  落落坐在他的身后,比来时,又多了一份亲近与熟悉,仰脸让秋夜的晚风轻拂,第一次好好看这个生活了好多年的城市,夜色竟如此美丽,拱桥灯影,水静山幽,而她,在一个年轻男子的身后,摩托飞驰,肆意谈笑,涌上心头的,竟是一种少女时代也不曾体验过的无伪豪情,也许,每个女人都是一个双面娇娃,一面是众人眼里的贤良温婉,一面艳羡肆意放纵的使坏捣蛋,只是,有些人放任了心底原本微小的欲望,有些人死命掐住了意欲钻出骨髓的孟浪。

  乔叶在她的小说里,给了女人一个使坏的解释——作为一个历经岁月的成熟的已婚女人,她不能杀人越货抢钱放火,也不喜欢嚼舌告密升官发财。

  不能裸奔,不能骂人,不能打架,要想做点坏事,便只剩下偷情了……落落想,这应该算是一个美好的夜晚,简单快乐,快意纵情,无需前情的辗转,也无需后爱的延续,他和她,只是一场夜色寻欢。

  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