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我那温柔的妈妈
我那温柔的妈妈
总栏目 > 综合专区 > 熟女小说
我那温柔的妈妈 成成,起床了,不然上学要迟到了。”
  朦朦胧胧中,耳边传来轻轻柔柔的喊声。
  “再睡一会,就五分钟。”
  夏天的早上,是最好睡的时候。没钱装空调的房间,晚上好热,早上凉快一点了,又要起来了。
  “不行,刚才已经给你五分钟了。要迟到了,快点。”
  妈妈说着,一把掀开了我身上的薄毯。“哎!”
  耳边传来一声轻呼,我一下清醒过来,完蛋了,昨晚打了两次手枪,太累就睡了,没穿回短裤,裸睡到天亮。平时妈妈很少会掀我被子的,今天她可能急了。
  “妈妈,你快出去,我就起来。”
  我一下拉回了薄毯,虽然昨晚射过两次,但年轻的身体,早上照样一柱擎天的样子,肯定被妈妈看光了。不过还好,我也不怎麽尴尬,反正是自己的妈妈,几年前,她常常还帮我洗澡的。不过不知道怎麽回事,妈妈看上去脸有点红。
  我急匆匆起来,洗漱完,走出房间,桌子上已经摆好了稀饭、油条和一个大饼。我背好书包,拿起大饼和油条就朝门口冲去,时间是因为我的赖床而快要迟到了。“你这孩子,每天都这样,路上慢点。”
  後面传来妈妈的叮咛。
  我妈妈叫美清,今年36岁。我今年16岁了,呵呵,妈妈生我够早的,我估计是早恋。妈妈在一个工厂里上班,在我印象里,没有爸爸这个概念,好像是他们分手以後我妈妈才发现怀孕了,但她还是坚持要生我下来,家人也不理解,可能名声不好听吧!
  妈妈就一个人到了现在这个小城里,具体的事情我不大清楚,但妈妈把我生下来,养到现在这麽大,含辛茹苦是肯定的。我对妈妈除了依恋,还有感激,其实内心里,妈妈还是我的女神,每次晚上,我都是幻想着妈妈打手枪的。
  我开始打手枪已经有一年了,但这个事情,我只能深深的埋在心底,我怕妈妈失望。对我来说,妈妈是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人,没有之一。妈妈说,现在要好好上学,所以,我在学校里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,我当然也不敢说我早恋了,而且对象还是她。
  “妈妈,我回来啦!”
  一进门,我就喊了一声,“哦,你先写作业,妈妈在搞卫生。”
  浴室传来妈妈的回答。我们租的房子是两室一厅的小房子,房间都很小,但妈妈收拾得很乾净,当然家俱也不多。
  我在客厅里写起了作业,过了一会,就看见浴室的门开了,妈妈走了出来,我抬起头,眼睛就被妈妈深深地吸引了。因为热,家里也很少有人来,所以妈妈在家时衣服穿得很少,就一件长长的棉质短袖,下面到屁股下面五、六公分。可能在卫生间里洗衣服还是搞卫生,她额头上有微微的汗,脸上红彤彤的。
  妈妈个子不高,也就一百六十公分吧,但可能是生我生得早,体型恢复得很好,加上天生白皙的皮肤、娇小的个子,看上去起码比实际年龄小十岁。她露在外面的一对大腿又白又直,我看得口水都要流出来了,不过看到妈妈望向我,我连忙低下头装作写作业,但妈妈性感的样子已经深深地留在脑海里,看来,晚上又要打手枪了。
  这一天我有点不舒服,向老师请了假,提前一个小时回家。回到家里,回房经过浴室时,听到里面传来妈妈的呻吟声,我一时没想那麽多,就冲了进去,一阵惊呼声,看见妈妈站在卫生间里,一丝不挂,上身是坚挺的双峰,下面还插着一根削了皮的黄瓜。我不知所措的站在门口,两个人都呆了。
  过了十几秒,妈妈才急叫:“成成,快……快出去!”
  听了妈妈的话,我急忙跑回自己的房间,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,满脑子都是妈妈成熟妩媚的肉体,不由自主地掏出老二打起了手枪,很快就达到高潮。
  过了几个小时,传来轻微的敲门声,妈妈轻声说道:“成成,吃饭了。”
  我急忙收拾一下,出了门,妈妈已经坐在那里,低着头吃饭。这一顿饭就在尴尬的气氛中渡过……
  这天,在上学路上,我横穿马路时没注意,一辆面包车撞了过来,我只是条件反应的伸出双手朝车子推去,然後就双手一阵剧痛,耳边传来刺耳的刹车声,我就晕了过去……醒来时,我已经在医院里了。我睁开眼,就看见妈妈红肿的双眼,小声地哭泣着。
  我的双手被打上了厚厚的石膏,额头也包紮着,不过後来听医生说,额头倒是没什麽事,没有脑震荡,但双手骨折啦,起码要养几个月。撞我的那个司机跑了,我也没看清车牌,医药费要我们自己付。
  过了不到一个礼拜,我就出院了,住院费太贵了,妈妈决定自己照顾我,只要过一段时间回医院处理一下就可以。我除了双手不方便之外,也没有什麽。
  妈妈请了假,就接了一些可以在家里做的手工活,我的假她早就帮我请了。
  放下东西,妈妈就对我说:“成成,你先坐一下,妈妈出去买菜。”
  我应了句:“哦,你去吧!”
  妈妈帮我开了电视,就出去了。
  过了一会,我感到尿意,坏了,在医院有护士,现在这麽办?难道要妈妈帮忙?我眼睛一亮,心中的女神帮我……我心里激动起来。但现在怎麽办,我只能尽量忍着,实在忍不住了,我看到卫生间门没关,就走了进去,但实在脱不下裤子,忍了一会,实在没办法,就站在那里撒了出来。
  过了没多久,妈妈回来了,看到站在卫生间里的我哭丧着脸,下面一片湿湿的,知道发生了什麽事,“噗哧”一声笑了起来。“妈妈……”
  我羞愧的脸红起来,“没事没事,是妈妈不好,不笑了,不笑了。”
  妈妈说着放下手里的东西,走了进来。
  进来後,妈妈稍微顿了一下,两手抓住我裤子的裤沿(我穿的是沙滩裤)向下一扒,连内裤一起扒到了我脚下,我只觉得下身凉飕飕的,但立刻又觉得浑身发热。我看见妈妈弯着腰,脸离我的老二只有一点点距离,这个场景让我的热血上涌,老二也硬了起来,老二一翘,前端差点碰到了妈妈的脸了。
  “脚抬一下。”
  我觉得妈妈的声音有点发抖,我机械的抬起脚,妈妈把我的裤子脱了,放到旁边,然後站起来。我看见她深吸了一口气,拿起喷头,开了开关,小心的帮我洗起了下身。看得出来,妈妈刚开始尽量不碰我的老二,但在用沐浴露时,还是难免的要把老二也抹到,妈妈的手滑过我稀疏的阴毛和老二,我的老二剧烈的跳了几下,我觉得硬得和铁棒一样啦!
  我听见妈妈的呼吸也急促起来,脸红得像熟透的苹果。妈妈加快了动作,冲沐浴露的时候,像撸管一样把我的老二撸了几下,剧烈的快感让我差点就射了出来。妈妈一冲完水,立刻拿了一条毛巾把我下面擦乾,就走了出去。
  一会,她拿了我的内裤进来,弯下腰,要帮我穿内裤,“妈妈……”
  我的声音都在发抖,妈妈抬起头:“干嘛?”
  我不知道怎麽说,“我……”
  只能看着自己硬硬的老二,我的眼中,肯定都是慾望。
  “抬脚。”
  妈妈的声音虽然颤抖,但却是很坚决,我激灵一下,清醒了点,连忙抬起脚。妈妈帮我穿好内裤,站起身说:“我是你妈妈……”
  转身出了卫生间,到了门口,又说了一句:“你现在的身体很虚,那样也伤身。”
  吃晚饭了,妈妈自己没吃,先喂起了我,妈妈的动作很温柔,不时地帮我擦嘴角。我吃饱後,妈妈才自己吃,我坐在旁边看着妈妈在吃饭,心里不禁涌起了一股柔情,“妈妈,我的女神,我要永远陪在你身边。等我长大了,我不但要报答你的养育之恩,还要娶你,让你幸福的陪我走过一生。”
  我心里暗暗发誓。
  吃好饭,我们看了一会电视,妈妈把我叫进卫生间,用毛巾浸湿、挤乾,把我上身擦了一遍,就叫我睡觉。脱我的上衣很麻烦,反正现在是夏天,妈妈说反正在家,这些天不用穿衣服了,把我脱得就剩一条内裤,把我扶到床上,盖好薄毯,开了电风扇,说:“如果有事就叫我。”
  帮我关了灯,就出去了。
  一股尿意让我醒了过来,我笨笨的起了床,朝妈妈的房间走去,走到她的门口,听见她房间里传出“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”
  的声音,我一下激动起来,知道妈妈又在自摸了。
  妈妈为了方便我的生活,房门都不锁,但我不敢推门,就把耳朵贴到妈妈的房门上,里面的声音更清楚了,只听见妈妈嘴里发出“嗯……哦……”
  的声音,过了一会,我竟然听到:“成成,插我,插我……”
  我的脑袋“轰”的一声,妈妈竟然会这麽说!我觉得我快要飞天上了,幸福来得那麽突然,我转身就跑回我的房间,尿意也没有了,原来妈妈也爱我。
  我站在房间里,呆呆的,一直回味着妈妈的话:“成成,插我……”
  过了好久,才重新感到要撒尿,我出了门,走到妈妈房门口,里面已经没有声音了,我叫了一声:“妈妈,我要撒尿。”
  妈妈“哦”了一声,开了灯,走了出来。我一看见妈妈,一股冲动又涌了上来,只见妈妈穿了一件睡裙,肯定没有穿胸罩,可以看见两个凸点,脸上还红红的。我想到刚才听到的声音,下面又硬了起来。
  妈妈和我走进卫生间,她把我的内裤脱到膝盖上面,就走到了一边,我说:“对不到。”
  妈妈一看,我的老二翘得高高的,根本就对不到小便池,她犹豫了一下,过来抓住我的老二向下一压,对好了地方。
  妈妈的手一抓住我的老二,我的心里马上激动得无以伦比,老二跳了几下,妈妈的脸更红了,但还是抓着老二一动不动。过了好久,她疑惑的抬起头,我撒不出来,激动的我现在只想射精,哪里还撒得出尿?(各位院友应该也有类似的经验吧?
  “我撒不出来。”
  我颤抖着声音说。听见刚刚妈妈的叫声,我的胆子也大了一点,我咬了一下牙,说:“我现在只想射。”
  妈妈横了我一眼,叹息了一声,手缓缓地抓紧,慢慢的一上一下动了起来。我幸福得快哭了,我的女神在帮我打飞机!
  经过一系列的刺激,我的身体本来就在临界点上了,妈妈撸了没多久,我的呼吸快停止了,浑身颤抖了起来。妈妈加快了速度,“啊……”
  我忍不住叫了起来,一股白白的精液射向了前面,那麽有力,射到小便池上还溅了好远。妈妈缓了下来,但还是一上一下的动着,直到我射完,阴茎稍微软了一点才停止动作,但还是扶着我的老二对着小便池。
  又过了一会,尿才撒了出来,撒完,妈妈拿了一条毛巾帮我把下面擦乾净,穿上内裤,才对我说:“不能老是这样,你的身体刚受过伤,还很虚,这样对身体很不好。”
  我应道:“哦。”
  现在已发泄过了,我当然老老实实的。
  从那次以後,妈妈和我都放开了一点,我一直是把妈妈当我的女人的,所以没什麽心理负担。我知道妈妈除了把我当儿子,应该也是还有别的想法,所以自从帮我打过一次飞机後,她也没什麽不自然的。

【完】